幫你找個姑娘啊啊啊啊啊  

來到這間公司也滿一年了 以前中午吃飯時間 因為有長頸鹿高富帥 以及月光媽可以一起喇塞兼吹氣球 所以還蠻有趣的

但是最近這兩位各有各的午餐活動 我們就變的很少一起吃飯

月光媽是因為怕她家的千金小姐晚上她太晚回家會餓到小姐 所以請了個煮飯婆 煮晚餐給小姐吃 順便還幫月光媽準備了隔天的午餐便當 所以她吃便當是很合理滴~

但是溫刀高富帥 最近中午就會很神秘的自動消失 問他去哪吃 他都會說跟捧油有約惹 你們自己企吃吧... (瞇眼)

 

也因為中午變的很無聊 (淦) 為了讓打鐵的生活多點樂趣 最近在公司解決我的生理需求時(撇條 請勿想歪) 就會開始看一些很搞笑的社會新聞

有天中午在公司照慣例解決生理需求時 就用手機開始看社會新聞 看著看著 看到了一則個覺得很好笑的標題的新聞 : 猛男警局自誇金槍不倒 買春阿嬤吐槽 五下就出來

內容是有位號稱自己是猛男的人嫖妓被警察抓到 結果在警局作筆錄時 把自己如何金槍不倒 大戰三百回合的內容跟警察講的口沫橫飛

從女上男下到後背式,再從後背式換到傳教士體位(誰可以解釋什麼是傳教士體位!??),拚命衝刺才結束這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激戰!!! (好驚人 我都沒這麼利害惹)

結果換阿禡級的小姐做筆錄時 警察杯杯問那位阿禡 那位阿禡卻淡淡的說 : 喔... 那位猛男抖五下就出來了 (煙)

 

這位猛男的新聞連結在這兒 --> 猛男警局自誇金槍不倒 賣春阿嬤吐槽:5下就出來啦

 

連這種貨色都敢上  

 

 

一邊看結果一邊大笑 可能因為笑到太大聲害隔壁撇條的同事敝結撇不出來 還差點搥我滴門叫我笑小聲咧...

害羞如我 立馬剪斷後 清理一下善後趕緊逃了出來 深怕隔壁的是我們部門的大老闆 你們也知道如果得罪了方丈是什麼下場啊~~

 

奔出廁所後 剛好看到我們家高富帥回來 手上拎著一袋大包包 正要跟高富帥解釋我如何精彩的解決我的生理需求時 (捲袖子)

咦~~~!!! 我從高富帥身上聞到了洗完澡的香味...(登愣) 大中午的一個上班族怎麼可能身上就有洗完澡的香味???

難道... 他就像剛剛我看到的社會新聞一樣 大中午的就跑去找阿禡級的 玩金槍不倒的遊戲!??? (大驚)

因為他們沒有被警察杯杯抓到 所以那位阿禡才有空幫高富帥洗個白白滴鴛鴦浴 然後高富帥才會香噴噴的回來!?? (畫面好不蘇湖)

洗白白  

 

 

結果高富帥看我盯著他一邊看 一邊聞他的味道 他就很尷尬的說 他其實剛剛跑去 信義運動中心 運動 因為流了滿身汗 所以就在那邊洗了個澡才回來

喔~~~ 原來如此 害我以為高富帥也有這種特別的癖好 喜歡找年紀比他大很多的人咧

也是啦 高富帥平常上班時 都會穿比較緊身的襯衫 可以看到他結實的胸雞以及不像長頸鹿家族該有的粗壯的背雞!!!

果然有在跑健身房練身體的練家子 就是跟我這種打鐵的胖子不一樣 

因為我腦袋瓜裡還在想著剛剛新聞的情節 也就沒有對高富帥的回答做任何的聯想

 

但是 如果高富帥是這麼單純的人的話 那他就不是我們打鐵界的 高 富 帥 了!!! (推眼鏡)

 

過了幾天之後 有個中午我照例撇完條後 照例回我位子上開始找我夢中的情人 有村架純及能年玲奈

結果高富帥跟我說他終於搶到台北到花蓮的普悠馬號車票了 我正羨慕他可以這麼輕鬆搶到票的時候 脫口問他說 你要跟你女捧油一起去啊!??

這時候就看到高富帥眼神閃爍了一下 感覺很敷衍的跟我點點頭說 對~~ (瞇眼)

他就說他很久沒去太魯閣了 想去那邊散散心 阿我也就沒再多追問他細節了

 

隔了個禮拜 我再問高富帥去太魯閣好不好玩 他就很爽朗的說很不錯 當然我這種ㄍㄟ掰的個性一定要看一下高富帥傳說中的女友是不是有比巴毛漂亮

所以我叫高富帥讓我們看一下他去太魯閣拍的照片 結果他手機裡的照片 要馬是花蓮台東的風景照 要馬就是他自己的自拍照 頂多有出現三位長的很像馬利亞的歪國人

就問高富帥說 說好的女捧油同行咧 為什麼都沒到照片!??? (敲碗)

結果高富帥眼神又閃爍的說 喔 因為她工作比較忙 所以我自己一個人去太魯閣玩惹!!!

(各位 你們大老遠的跑去花蓮台東玩 有可能只有自己一個人企嗎!?? 長頸鹿妹著裝去伯朗大道跑步都還有雕哥跟理查一起去當拖油瓶說)

當下我就跟高富帥說 你麥假 說一個人企一定是跟不是女朋友的人企 要馬是小三 要馬是阿禡 要馬是巴毛(大誤) 一個人企一定有問題(指)

但是高富帥一直很閃躲的說就他一個人啦 我就悻悻然的沒有繼續追問 (摸下巴)

 

後來這件事過了幾天之後 又有個中午我照例撇完條後 又照例回我位子上開始找我夢中的情人 有村架純及能年玲奈 (這個梗...)

突然間高富帥很神密的跑到我旁邊說 聽說我日本去了很多趟 剛好他過陣子也想去大阪環球影城玩 就請我幫他看一下幾個旅行社安排的景點

講到這個要去日本玩 剛好點到我的甜密點(扭) 所以立馬幫高富帥比較了一下他給的幾個行程 (雖然都很爛)

選完後就丟給高富帥看 順便又問他 阿你是跟誰企 結果高富帥就說 喔 我女捧油工作比較忙 所以這次是我一個人企 (大驚) 

各位各位 你們說 你們說 去花蓮台東玩一個人企就算了 連去大阪環球影城 都只有自己一個人企!!! 這甘午可能嗎!?? (左手背拍右手心) <-- 這招好熟啊...

這高富帥 一定肯定必定鐵定 有問題啊!!!!!!!!!!!!!

 

怪不得  

 

 

後來我跟月光媽提到高富帥一個人跑去玩這件事 月光媽也直覺案情沒這麼單純 月光媽說 以她(老)女人的直覺 這種狀況只有兩種可能

要馬高富帥其實在外面是個 洋人王凱傑 (不知道誰是王凱傑的 請參考這一篇兒 --> 點我點我 )

要馬高富帥其實是個...

 

 

 

==================================================== 

是的~~ 要馬高富帥是個 GAY..................................(還要用粉紅色的字嗨賴起來)

====================================================

 

 

所以 從這件事之後 不管何時看到高富帥 或是跟高富帥在討論公司的事情時 總感覺他一直很想往我這邊靠近 靠近 靠近...

不管是臉靠我很近 還是身體會不自覺的往我身體靠近 讓我都心裡有點毛毛的 深怕他來握我的手一起滑滑鼠

我擔心哪一天跟他一起下班時 他一個手刀往我的脖子後面打下去  等我暈過去再醒來後... 到時候我可能只能咬著棉被角啜泣了

交出來    

 

 

直到最近 溫逃ㄍㄟ突然發信跟大家說 他們家剛好遇到五年一次的 宗親會作醮 所以請我們部門所有的人去他們家附近的海鮮餐廳吃飯

阿溫逃ㄍㄟ也說 很歡迎帶著大家的家人一起來熱鬧熱鬧 既然老闆都這樣說了 我只好把我爸那八個哥哥的所有的堂哥堂姐 以及他們生的小朋友全部叫來吧 (誤)

這種吃飯吃到飽還可以兼喝免錢的酒的攤 真是太適合我這種窮苦的打鐵上班族了

 

結果到了吃飯那天 大家都到齊了 只剩高富帥一個人還沒出現 難道他又去給芙姐及鳳姐洗白白了嗎!??

等了一陣子還沒看到他來 因為肚子實在太餓決定不理高富帥 我們其他人就開始卯起來狂吃 連他的份我也決定一併克掉

這時候我的背後被人用力拍了一下 轉過頭發現原來是高富帥 我還以為他洗到不想來了 差點就先吃掉他的龍蝦 (惱)

但是 好像高富帥他後面跟了一個人 難道是把幫他洗澡的芙姐鳳姐帶來了嗎!?

 

"這是我女朋友啦 我帶她來一起參加逃ㄍㄟ的聚會啦" 高富帥裝著靦腆的跟我說

咦!? 高富帥不是GAY嗎!? 何時有個女朋友了!? 我一邊想還是一邊下意識的把小菊花夾緊...

原來他後面的鳳姐 女朋友 是高富帥在阿美利卡唸書時認識的 只是之前都一直在阿美利卡工作 後來混不下去才回呆丸

 

果然 這頓飯變成了大家的審問高富帥大會 只差沒把他女朋友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出來

嗯勾也還好高富帥不是個GAY 這樣以後上班 我們也可以不用煩惱要一直夾著小菊花了兒。

p43036110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打鐵街阿袋 的頭像
打鐵街阿袋

打鐵街阿袋的鬼嫁日記 (噓~~ )

打鐵街阿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